【全职 肖时钦个人】王牌

肖时钦没有想到,失眠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感觉很奇怪,有即将面临大考时的紧张和战栗,也有辛苦了一年半载终于可以放松旅游的兴奋和激动。

他在床上又翻了个身,庆幸还好世邀赛提供的都是单人间,倒也不用担心这般反复的倒腾影响到谁。

若是换做常规赛客场时的住宿条件,估计方学才这会儿可能已经报警了。

说到失眠,雷霆上上下下几个人初次上场时多少都遇到过,唯独他自己没有。副队只比他晚一赛季,正式上场前一周每晚都辗转反侧,据他之后给小辈们传授经验说,当时躺在床上,一合眼,满脑子都是队伍因为我的疏忽落败,妈呀,那种感觉,药丸,真的是药丸。
小辈们好奇:队长又不凶,没有那么大压力吧?
方学才痛心疾首: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队长当然不凶,所以你看到那么和善的队长,还不好好打比赛,还疏忽,还疏漏,你对得起他吗?
众人代入一想,妈呀, 真的是有愧天地,队长,队长我们一定好好练嘤嘤嘤。
路过被拉来旁听的肖时钦哭笑不得,好好好,都好。

大概是方学才这事儿开始,他作为雷霆队长又多了个任务,谈心。当然也没有那么严肃,多半是扯淡唠家常,随便聊聊放松身心。雷霆条件有限,住宿都是双人间,老板心疼队长,让他一个人住方便点,结果就是每个新队员初入战场前都在这个房间暂住过一段时间。

这传统一直到第八赛季才暂停,因为要出道的是个小姑娘,自然也不可能来合住了。肖时钦当初从训练营里提拔戴妍琦到正选里时观察过她,戴妍琦性格好,要强,又天不怕地不怕,要说大大咧咧,摸鱼看个电视剧也能哭得稀里哗啦,要说心思敏感呢,好像也不是。准备提拔之前按惯例带她到队伍里,前辈轮番上场教做人,元素法师本也不太适合1v1的pvp,结果小姑娘不骄不躁,输了也不气馁,本来一帮大老爷们事前还担忧说会不会哭个鼻子要不要稍微让一让什么的,最后……算了,不提也罢。
按着肖时钦的想法,这姑娘完全不需要担心,估计失眠两个字都不会出现她字典里。

结果比赛前三天早上去食堂,老远就听见方学才善意的感慨:小戴今天化妆了呀,怎么啦,有什么好事情给副队说说?
小姑娘当即瘪嘴:什么好事情,副队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晚上没睡好,两个黑眼圈还不许我遮一下啊!

得,这失眠症是会传染的。

不过到底是年轻人底子好,也不影响训练,等到晚饭后,小戴就来找肖时钦自我剖白:
队长,我不是紧张,真的呀,你信我!
那是什么?肖时钦好脾气的等对方说。
小姑娘扭捏:想到要跟队长和副队一起上场打团战,太兴奋了。
而且,想到有那么多传说中的大神做对手,更加睡不着啦!
肖时钦失笑,怎么就传说中了……

然而到了眼下的局面,好像又真的是这样。

他平时不太爱看报纸杂志的评论,尤其是针对连他在内的四位战术大师的比较。一来,战术意图这种东西,真的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任你洋洋洒洒写八千字比较引据各种经典团战,真的说到点上的,有没有两句半都是问题。
二来,从来没有不败的战术。喻文州只会机会主义乱中取胜?张新杰向来是细节精算流?肖时钦就一定是繁琐精细?只能说,把对手标签化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随时随地因地制宜,在乱战中能迅速分析局势改变策略,才能获取最终的胜利。

倒是有一段纸面实力的泛泛而谈,他曾经也在心里那么以为过。
那是他去嘉世前看的一篇评价,评论者纵观四位战术大师,把比赛形容成四人牌局,全程胡扯一通,最后说,肖时钦这人,若是手上牌面好一点,也不至于那么惨。看看人家三个,手上要么一串顺子,要么有张王牌,肖队么,凑个三带二也有点难吧。

他想是啊,若牌面好点,会不会有所改善呢?
然后,挑战赛决赛,他本人连着这个牌面论,外加另一个小年轻,全被好一通打脸。

疼吗?疼。
有所悟吗?自然也是有的。

等进入第十赛季,这牌面论作者简直是躺平任嘲,霸图宝刀未老,呼啸也算是奋力崛起,百花常规赛最后一战力挽狂澜,更别提兴欣了……
连带着他和他的雷霆,更是号称一手杂牌恨不能日天。
又是一通打脸和打脸。

说到底,战术这东西……
肖时钦仰面看向酒店天花板,遮光窗帘没有完全拉上,这会儿窗外竟已是天光微亮。

他出战前,方学才和戴妍琦代表全队送他,小姑娘兴奋得不行,队长,以前超凶残的对手现在都是队友啦,好棒。
……凶残?
对啊,不凶残吗?打起来超疼。
元素法师是远程软甲职业,被近身后……会有这样的感慨也很正常。
肖时钦竟无言以对。

明晚,准确说应该是今晚,即将在半决赛舞台上与他们开战的是英国队。在观摩大量对手的比赛资料后,猜测对方的排兵布阵自然是头等大事。但就如同对方也会观看他们的资料一样,谁都不知道最终战场,是什么样的组合什么样的战术。队内讨论时特意连线了国内的白庶,把英国国内的战队选手乃至领队情况问了个全。这一问,就成了叶修紧急招呼战术大师们外加王杰希开小会,对方领队是熟人这种事简直不可思议,几人当即又把微草当年的比赛视频翻出来临时复盘,翻来覆去一阵研究,竟也没个准。
叶修不上场,喻文州的风格对方又太过熟悉,同理王杰希,这种队友变对手之于两方都是双刃剑。
众人讨论争执,把每个人的提议翻来覆去琢磨,最后一拍板,竟然是选了肖时钦提的那个最为迷惑人的阵容。

相约明早再磨合一盘后,国家队选手们各自散去,肖时钦落在最后,他对自己有信心,对队友更加,与此同时,也终于体会到了自家队伍小辈所说的,凶残和传说中的队友。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沉思之际,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肖啊………
额……前辈?
怎么样,手上一把绝世好牌的感觉如何?
咦,前辈你居然会看那种评论?
你不也看过?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郑重答道,什么牌都不重要。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但是双方和所有人都能懂。
重要的是相信自己,也相信队友,这才是最大的王牌。

他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之间睡去,又很快被闹钟唤醒,简单洗漱后便出门吃饭。

世邀赛的征途走到了这份上,张新杰也不再要求所有人按着一个时间表作息,而是在适当的范围里根据个人情况自行调整,以便拥有最好的比赛状态。

肖时钦向来起得比较早,此刻中国队所在的这一层走廊还很安静,他估摸着半小时后才会是热闹的新一天的开始。

就在这时,对门也被轻轻打开。

“肖队?”
“王队也那么早啊。”
“睡不着了。”
“一样一样。”

他们要在今晚首次启用包含三位战术大师外加魔术师的团战阵容,迎击由前微草战队治疗之神方士谦指导的英国队,在一场定胜负的赛制下,争夺进击世邀赛决赛的门票。
这会是一场酣战,然而此时此刻,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队友和彼此相同的信念与决心。

这是最强的王牌。

“肖队,王队?”
张新杰披着外套走上楼。
“张副你也太早了。”
“我刚去晨跑,吃早饭没?”
“还没,一起?”
“好。顺便我觉得还有个方案可以……”

“停!早饭时不要谈论比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