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包罗】同队恋爱指导攻略

罗辑自认为自己一直以来的人生还算是有逻辑。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问他长大了要做什么呀?
罗辑指着华罗庚的照片说:“我要做数学家。”

当时班里一共有10个老师,5个医生,3个科学家,2个具体到了地理学家……却只有他一个数学家。
可见数学这门课从小就已经让不少人深恶痛绝。

而认识包荣兴对于一直以来习惯明确目标思路清晰的罗辑来说,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恶意。

这人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从“你什么星座来着我给忘了”到“今晚吃片儿川怎么样肉片都给你”,中间完全不需要任何过度,思维跳跃的宽度与广度比之苏沐橙女神追得雷剧编剧有过之而无不及。

罗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句:“哦……肉片不用给我的。”

总觉得哪里不对。

包子第一次送花给罗辑,是的没看错,送花,是在季后赛的第二轮打败霸图后的事。早餐前他照例出去晨跑——这项运动由安文逸同学发起,最终宅男的惰性打败了所有人,只有包子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为由坚持了下来,所以偶尔他也肩负起帮老板娘买全队早饭的任务。

那天早上他拎着烧饼油条以及皮蛋瘦肉粥推开训练室大门,在瞬间被抢食的人包围前端着两人份杀出道来,把早饭连着另一只手上的花盆啪嗒摆在永远抢不进去的罗辑面前。

“送你的。喝粥吗?”包容兴问,“看,魔界之花,老板说防辐射的。”

罗辑僵硬地点点头算是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然后凑近观察起面前的绿色植物。
不是办公室常见的铜钱草或者绿萝,也不是圆滚滚又萌又可爱的多肉,而是……

“哎哟,卧槽谁买了盆猪笼草啊?养得活吗?”

最后这盆不适合本地气候的倒霉植物存活了八天就死在了空调房里,始作俑者沉痛地表示都是小昧光法力不足的缘故。

三次元流氓送给三次元召唤师的第二样礼物,是一只肥得让兴欣所有人都怀疑它是否能跳上沙发的黑猫。
女孩子们围上去逗它:“好可爱啊。”“有点眼熟?”“是不是小区里那只呀?”“就是那只吧?”

被围观的胖猫却并不领情,对着姑娘们甩了甩尾巴,一扭一扭地走到罗辑腿边去扒拉对方的裤腿,学霸低头与肥喵对视了半天,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在包子叼着半根火腿肠探头说“小昧光,看到我给你找的灵猫没?”的背景音下,伸手把它抱到怀里顺毛。

当然最后这只“灵猫”也没能在战队常驻,只是偶尔会来兴欣这儿蹭一顿饭,然后跑去小召唤师怀里舒服地睡上一觉。

第三次礼物,其实也算不上是礼物,完全是用晨练老爷爷托给包子寄养的宠物借花献佛。也不知那大爷怎么就认定每天早上梳着个小辫子晨跑,每次招呼都是“大爷好,小鸟早”的包荣兴是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

依然是早餐时间,兴欣的流氓选手突然提着鸟笼闪亮登场:“扒啦叭叭叭~看这里!”被招呼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向他手上的笼子,一只围着黄色围脖的黑鸟蹦蹦跳跳,并在提笼子的人的示意下大喊:“早上好!早上好!”
然后洋洋得意的吃下了包子递过去的玉米粒。

“……八哥啊?”
“是雷鹰!”包荣兴解释道。
“包子你哪弄来的黄少?”
“黄少是谁?”流氓的脑回路转不过弯来。
“来来,来跟我说‘PKPKPK’?”
“不要教它奇怪的东西!”包荣兴挥手制止了兴欣全员惨无人道的围观,再次把玉米粒放到笼子外晃圈圈。

受到诱惑的鸟类聪明地领悟了意思并努力表演起来:“昧光!昧光!”

还不如黄少呢好吗!完全无法理解流氓思路的众人,在被闪瞎和扶额中结束了早餐。

他们在鹩哥吵吵嚷嚷重复召唤师名字的喧闹声中举起了第十赛季的冠军奖杯,这期间鹩哥在玉米粒的勾引下学会了“荣耀”、“冠军”、磕磕碰碰的“老夫最厉害”、半句“气功师玩家不懂爱”以及从电视剧里学来的“我爱你”。
因为记不住,所以通常说着说着就变成了“气功师冠军”“老夫不懂爱”(魏琛表示感受到了恶意)“荣耀最厉害”以及……

罗辑最后一次给借住兴欣的鹩哥喂玉米粒和小米,一直被包子叫成“雷鹰”的鸟类瞪着滚圆的眼睛看着他,在享用完了晚餐后拍拍翅膀亮了一嗓子回报给召唤师:“昧光!我爱你!”

召唤师僵直了几秒,在匆忙转身逃离现场时撞上了寻过来的包子,对方带着庆功宴上未消的酒气啃上了数学家的嘴唇。仲夏夜醉人的气氛让召唤师想到了很多。
第一次收礼前他面对季后赛紧张到睡不着,因为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推说是晚上蚊虫太多。
最先发现小区里那只猫并喂他吃东西的是自己,最后却没能坚持下去。
而这一次养鹩哥的老爷爷,也是最初还晨跑时遇到的,老人家孤零零的坐着,于是学霸跟身边的人说,一个人和一只鸟看起来好寂寞啊。

两人纠缠片刻,最后以包荣兴的鼻子撞上了罗辑的眼镜而告终。
“我看电视剧里,送礼三次就能接吻了呢。”流氓选手笑眯眯的说道。

你看的什么国产雷剧啊!罗辑在脑内尽可能的召唤出更多的精灵糊到想象中对方的脸上。
当然最终他还是红着耳根与对方互相搀扶着回了房间,并强行被对方圈在怀里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罗辑按着生物钟醒来,躺在床上让自己清醒了一会儿,没有训练,小鹩哥今早要还给旅游回来的老大爷,昨晚扒拉着他不放的人也已出去晨跑……
他翻了个身,隐约听见有人在楼下大喊他的名字。

罗辑拉开窗户看下去,长发帅气的青年一手拎着豆浆油条,另一只手朝楼上招呼着:“小昧光!看!你的冰狼!”

他身边有一只不知从哪儿跟来的哈士奇,正配合着拼命摇晃尾巴并呼哧呼哧的露舌头摆出傻笑的表情。

还回去好吗!!大清早的数学家,依然感受到了毫无逻辑的“恶意”。

end

返回顶部